花灯小戏--《一坛定亲酒》

日期:2022-01-21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杨天才点击:576 字号: 手机:

扫描微阅读

花灯小戏

一坛定亲酒

杨天才

   时间:现代。

  地点:某农村。

  人物:贾昌富  五十多岁,个体商户,贾琼父亲。

    贾  琼  二十四岁  教师在外地任教。

    李  金  二十六岁  教师在外地任教。

    李  母  五十多岁  农民李金母亲。

  布景后景,绿树,村庄田野,河流山川(幕启:左台口有一口井。在欢乐的音乐声中,贾昌富喜气洋洋地挑水桶上)

贾昌富:(唱) 水牛打架靠角挑骡马打架用脚踢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七十二行有卯窍我生意发财靠掺假。

        (把桶放井旁)晗……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(数板)喜哈哈,笑哈哈老倌我买卖发了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小小生意赚大本就凭我经营有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酱油烧酒掺上水海带笋子用水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火炼猪油拌面粉辣子面里把粗面加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真假自知摆两处看风行事另打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若是熟人和干部我就快把真的拿。

碰着生人和远客就把假的卖给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工商同志来检察点头哈腰把烟发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拿出那坛老陈酒再量酒度也不差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生活越过越富裕我梦中也会笑掉牙。

       (白)今日正逢街天,我赶快挑一点水回去,把酱油、酸醋、烧酒掺好,说不定今日就能找上钞票一小搭呢!这真是人无横财不富,马无夜草不肥,哈……哈……(到井打水挑水下)

李  母:(手拿酒桶高兴地上)    (唱)

人逢喜事精神爽月到十五分外光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儿婚事已定好忙得我老奶团团转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上街买坛定亲酒改日请师把洞房修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快把儿媳接过门我就等着抱孙孙。

         (白)我家金儿,和街上的那个小琼相好四年了,可就是不提结婚的一事,前天金儿捎信回来,说要到月底才能回来吃定亲酒,虽然还有二十七八天,但我得提前把酒买好,

         其它东西嘛他自己会带着回来的。农村中的风俗唛!大家都知道,吃这次订酒改,少不了五十斤酒,几十斤肉呢!哎呀,街子都挤了,我赶快打酒去。(下)

李  金:(身背挂包,手提提包喜悦地上)(唱)

学校正遇期末考教师更比学生焦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俗话说名师手下出高徒考不好我睑往那里抛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妈妈她几次摧促我叫我把亲事办妥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今日学校放了假急忙回家把妈的心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(白)我和小琼虽已恋爱四年多了,但这几年各行各业都在搞改革,我俩已决定,趁还年轻,在教育改革上我们不做出点成绩来,暂不结婚。这几年我俩所任的班,升学率已在百分之八十以上。可是婚事问题上,双方老人多次催促,我们决定把亲事办掉算了。哎哟到家了,妈!开门。

李  母:(从内屋上,开门)哟,金儿,可把你盼回来啦,还以为你变成野人了呢!

李  金:妈,信是收着了,可这次实在太忙,学校正在考试,我咋个能为了自己的事放下全班同学不管嘛!

李  母:好了好了,回来就好。前个月我请人看了一个日子。正好明天是皇道吉日。虽然你在外工作,回家就得按家乡的风俗,明天去把定酒吃掉。

李  金:妈,我就是为这事回来的,可我们只放三天假,后天就得赶回去。

李  母:哪样? 后天就要回去,咋个不多请几天假。

李  金:妈呀! 刚考完试,还没有批卷,等试卷批完后,又回来多住几天,帮你料理家务,还不行?

李  母:(开玩笑地)我还以为你只想回来做个现成姑爷呢。

李  金:妈,你咋个能这么说。

李  母:算啦! 莫说题外话了,还是说说明天咋个过去法,小琼家也要去事先说一声。

李  金:不用了,我已经和小琼说好了。

李  母:按我们农村的规矩,得请个媒人和你一块去。

李  金:妈,不用了,我们是自由恋爱。

李  母:这是农村的规矩,以后怕人家说闲话。

李  金:妈,小琼和我都说好了,都九十年代了,还讲什么老规矩。本来定亲酒都不想吃了,可又怕双方老人想不通,所以才按你们的决定办,那我们就来个新旧结合怎么样?

李  母:好好,就来个新旧结合。金儿就只顾摆白嘴,走,吃饭去。(二幕启:贾琼家,贾琼从内屋出,李金从另一方向出来。在欢快的乐声中贾琼做收拾桌凳,李金身挑定亲酒一坛和礼物等上。)

李  金:(各在一方)(唱)八月里来稻谷香心中有事走得忙。

贾  琼:(唱)            八月里来梅花香心中有事喜洋洋。

李  金:肩上挑着定亲酒,

贾  琼:里里外外亮堂堂。

李  金:专门等待我金郎,

贾  琼:不知琼妹等得慌。

李  金:金哥郎啊金哥郎;

贾  琼:琼妹子啊琼妹子,

李  金:情也长来意也长。

贾琼、李金  (齐唱)

今日喝下订亲酒点点滴滴记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改革道上齐争创共把模范园丁当。

贾  琼:(发现热水壶里水是冷的)怎么连水都冷了,我去提壶热水去。(二人在门口相遇)

贾  琼:金哥!

李  金:琼妹!

        (二人不好意思,李进屋放下担子。转身,贾用毛巾擦去脸上汗水。

贾昌富:(上,见亲热状重重地哼了一声)嗯……招呼里面客人看见不好嘎!

贾  琼:爹,你在说些哪样,你看他满睑都是汗。

李  金:爹,不咋个。

贾昌富:走,客人都到齐了,就等着你的喜酒啰,亲友都想多喝几杯呢。

        (李把酒担挑起下,贾随下。)

        (贾琼,李金各拿水壶茶杯泡茶相互说小话。)

贾昌富:(气冲冲地拿一杯酒上,把酒递给李金)请你喝下这杯酒。

李  金:(不知什么事接过酒杯大喝一口后,发觉不对)

爹,你咋个跟我开起玩笑了,这那点是酒呀!

贾昌富:(更加恼火地)这就是你拿来的好酒。

李  金:这那里是酒,分明是一杯含酸带臭的馊水嘛!这哪点是我拿来的酒呢。

贾昌富:(进内抢出那坛酒放在地上)请你再尝尝你的好酒。(李有点惊)尝呀,怎么不敢尝了。

李  金:爹你。

贾昌富:哪个是你爹!    (唱)

开口骂声小畜生你瞎了狗眼不认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坛馊水充老酒拐骗我囡滑又精。

今日当众把你教训以后你别进我家门。

李  金; 老岳父……

贾昌富: 哪个是你岳父,你还不给我滚。

贾  琼: 你咋个发这么大的火?

贾昌富: 这就是你们自由恋爱的好结果,当着这么多亲友的面你把我的睑面都丢光了,今后我怎么见人?(对金)你给我滚……滚滚滚……

贾  琼: (难为情地),李金你……

李  金: 这……(难为情地)

贾昌富: 难怪你一身都是湿淋淋的,一定是在路上哪个水塘里打上的臭水。

李  金: (对贾琼示意帮说情)小琼你……

贾昌富: (一手推李金出门,一手抬着酒坛,等李出门后把酒撒在李身上,后急把门关上)不走,不走我就收拾你!

贾  琼: (开门追出)金哥你……

李  金: (唱)你爹声声催我滚我心直跳来脑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这酒本是娘准备我空口无凭怎交待。

贾  琼: (唱)爹爹心里有火气要消积怨实费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俗话说春蚕吐丝慢结茧,    好梦重圆你心莫急。

        (白)金哥,快回去快把衣服换掉,小心着了凉。(李金下,后转入屋内)

李  母:(上唱)今天本是大喜日谁知出了怪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一坛烧酒变馊水李金变成落汤鸡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我前思后想真气愤上街找卖主问根源。(下)

李  金:(追上唱)

听此言,妈妈买的本是酒怎么能够变成水。

         自古道哪有公鸡会生蛋那有好酒变成水

         这真是阴错阳差天瞎眼一片真心变成了骗人精。

       (白)妈妈一气之下硬是要去找卖酒的问情由,我得赶快去,不然性气头上会闹成什么样子呢。(下)

李  母: (街上人多,李母慢慢找自己买酒的商店。贾见李母找到了自己的店,后李金追母上,贾见李金后,才知自己卖给老奶的酒就是李金拿到自家的那坛,急得忙把店门关紧)

对,酒就是在他家买的,难怪他做贼心虚,把门紧紧的关着。他把假酒卖给我,我今天非把他叫到工商所评理去。

        (唱)  卖假货的快把门开你算汉子就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老奶今天不饶你誓要羞你脸无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的货物都是假干菜发霉酒变馊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从今无人进你店拿去捂粪做屎浇。

李  金: 妈,你也骂得太难听了。

李  母: 好听他就永远不会改好。

贾  琼:爹,你真不该这么做呀。

贾昌富:(唱)

听骂声不由我心中惭愧这才是自己点火自烧身。

这几年我卖了多少掺假货更不知害了多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我不该做这伤天害理缺德事更不该把女婿赶出家门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从今后我要紧记这教训改邪归正文明经商重做人。

贾  琼:你真是我的好爹爹,这下格可以开门了?

贾昌富:快! 快把门打开让他们进来骂吧。

(贾琼将门打开,李母看后知一切想走)

李  金:(想和母一起走,但贾琼示意把李母叫进屋)妈,走我们进去!(李母难为地进屋,贾琼倒茶给李母,李金坐下)

李  母:(不好意思地将茶递给贾昌富)你请茶吧。

(后又改口)亲家公请你喝茶。

贾昌富:(不好意思地接过茶杯后,又倒了一杯给李母)亲家母请茶。

贾  琼:(惊喜)爹,我们的婚约还算不算数?

贾昌富:算数!算数!

李  金:爹!

贾  琼:妈!

李  母:哎!

贾昌富:哎!

李  母:亲家公!

贾昌富:亲家母!

李  母:哎!        (在欢快的音乐声中幕落)

名称:电话:
共0条评论

已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