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故事--杨天官的故事

日期:2022-02-08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刘 华点击:2730 字号: 手机:

扫描微阅读

杨天官的故事

 

杨天官与大力士

杨天官聪明怜利,脑子好使,而大力士坐性榆笨,但力气特别的大,两人经常在一起玩。

一天,杨天官对大力士说:“财主家割了好多蜂蜜,我们去偷吃吧。大力士说:他们家的狗那么恶,我们怎么去呀?”“你力气大,到时把他们家的梁抬起来,我爬进去拿,拿出来我们一起吃”。

两人来到财主家的山尖墙脚下,大力士把肩头喂在中梁底下,一抬,杨天官就顺着山尖墙脚爬到了财主家里。杨天官一只手抬起装满蜂蜜的罐子,一只手就伸进罐子里抓蜂蜜吃,因吃着可口,倒把大力士给忘记了。大力士在外面等得有些不耐烦了,就喊:“毛癣,给找着了?杨天官边吃边回答:找着了,找着了。”“找着先拿点给我吃吃。杨天官就把粘满蜂蜜的手伸到大力士的嘴边,大力士只得就将嘴伸到杨天官的手上咂咂。就这样,大力士要一次,杨天官这把手伸过来一次,时间长了,大力士倒有些扛不住了,后来只得放下中梁独自一人回家去了。

大力士一走,杨天官在财主家坐也不是站也不成。喊又不敢喊,怎么办呢?如果财主回来,这回恐怕就死定了。他左思右想,突然,灵机一动,干脆脱光衣服,浑身上下擦满蜂蜜,还把财主家的一床被子撕烂,掏出棉花粘在身上,变成了一个白绒绒的怪人。随后,他爬到贡桌上坐了一会儿,大概是蜂蜜吃多了,感觉肚子有些疼,想解手又出不去。这时又看见贡桌上有一面磬拿过来,把大便解在磬上,便用褂子擦了擦屁股。当他回首看到自己的杰作时,差点笑出声来,他索性找来纸笔,写了一副对联,挂在贡桌两边。上联是“屎急门难推,屁是屁来催;下联是褂上一小点,磬上一大堆。然后反回贡桌上坐定。

下午,财主老婆开门回家,猛然看见贡桌上坐着一个白绒绒的人,顿时吓了个半死。她磕头如捣蒜,口里不停地说:“山神老爷我们有什么得罪你的地方,请你莫挨我们计较,初一、十五我们会给你烧香摆贡呢

杨天官坐在贡桌上,看着财主老婆惊慌失措的样子,心里暗暗好笑。好半天,才开口说:“你家作恶多端,看在今天你有悔改之意的份上,堑切不跟你们计较,你只消找套新衣裳,杀只鸡供供我就行了。财主老婆一听山神老爷开口说话,顿时喜不自禁,连忙杀鸡煮饭,供奉山神老爷。

杨天官在财主家吃饱喝足,穿上新衣裳,大摇大摆的走出了财主家的大门。

偷财主家的羊杀吃

很早以前,楚雄地区有个叫杨天官的人,绰号杨毛癣。说不清他是哪村哪寨的人。他机智勇敢为人仗义,专以邪恶势力作对被誉为是睿智的化身,在楚雄彝汉地区留下了许多令人赞颂的佳话。一天,杨天官和几个人在村边的一颗榕树下闲聊,财主从旁边经过,就打趣的对杨天官说:“杨毛癣,你牛哄哄的,有本事你就把我家的那只大骟羊偷了杀吃掉。杨天官说:真的?你赌什么?财主说:如果你来偷羊的时候我们家的人一个都没发现你,就赌你二石三斗一升谷子。杨天官说:说好了,二十天之内我不但要偷你家的羊杀吃,还要吹着箫来,把你家闹得个鸡犬不宁,还要不让你家的人发现。财主临走时又问:如果你做不到,又赌什么?杨天官回答:我来你家白干一年的活计,不要工钱。说到这财主乐呵呵地走了。

从那天开始,一到晚早财主就督促家里的所有人员,一个都不准睡觉,精心护着羊群。几天后,全家人实在熬不住了,就转回来白天睡觉,晚上照看羊群。而杨天官又反过来晚上呼呼大睡,一到白天,就吹着箫在财主家的房前屋后转悠,晚上不得睡白天又吵得睡不着,一个人能支撑得了几天。弄得财主一家人个个疲惫不堪,就连家中看门的那条大黑狗,见着生人也不咬了,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,而财主本人也是坐在哪里,就在哪里不由自主地睡着了。

杨天官看看时机成熟,就邀约了几个好玩的小伴,在一天夜里,吹着竹箫,大摇大摆的来到财主家门前,看看没有什么动静,就七脚八手把财主家的那只大骟羊杀了,他们烧火的烧火、劈柴的劈柴、扒皮的扒皮、煮肉的煮肉,并摆开八仙桌在财主的堂屋里美美地吃了一顿羊肉。临走时他们还把大黑狗牵进羊厩,把羊角绑在狗头上,把财主家的煮放大锅撤来搁在狗窝里,把羊肠肚放在财主两小女儿的床中间,把羊皮绷在楼梯口上,把羊眼睛放在楼梯脚跟,把羊头放进锅洞里,并用一根棍子撑开羊嘴,把灶门前的火通换成竹箫,然后悄悄地走了。

财主的二女儿睡到半夜三更,伸手碰到一团软绵绵冷冰冰的东西,大吃一惊,接着大叫起来:“三妹呀三妹,你咋个媳妇都不有坐,就把娃娃生下来了。三女儿光是吓了一跳,后来并和二妹吵起来,你自已生的娃娃,反而懒我。财主听见两个女儿的吵闹声,立即意识到是杨天官偷羊来了,他一下跳下床,摸到黑不隆冬的楼梯口,一不小心绊在了羊皮上,从楼梯上栽了下来,这突如其来的变故,把财主吓了个半死,伸手一摸,摸到了两个圆圆的肉球,财主大叫不好,我的眼睛都出来了。财主老婆听见财主的喊叫声,连衣裳裤子都没有穿,急忙跑下楼来,摸到灶门前拿取竹箫吹火,哪知火吹不着,到发出一串“的的嘟嘟的声音,财主躺在堂屋心里,破口大骂:死老婆子,我眼睛都出来了,你还在那里吹箫。财主老婆干脆把手伸进灶堂里扒火,情急之下把手伸进了羊嘴里,碰掉了撑羊嘴的那根棍子,羊嘴马上闭了下来,咬住了财主老婆的手指头。财主老婆三魂都吓掉了两魂语无论次的说:“灶王爷,我忙着没有穿衣裳裤子,得罪了你老人家,我下次不敢了,求求你老人家开开恩放了我吧”。好半天,财主才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,摸摸自己的眼睛还在,就忙不迭的跑到羊厩里,一数,一只羊也没少,这才放下心来。当他来到狗窝旁,模糊中看见大黑狗还在鼾睡,一时性起,拾起一块磨刀石就大黑狗砸去,哪知哐咣一声巨响,等回过神来,才知道是煮饭的大锅砸烂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杨天官领着几个伙伴来到财主家,看到财主家被搞得乱七八遭,一个个心里真好笑。他们从财主家里拿走了三石三斗一升谷子,说笑着扬长而去。等杨天官走远了,财主这才从噩梦中初醒过来,气得跺脚破口大骂:“杨毛癣,你这个害烂肠瘟的你不得好死

焐眼睛

财主吃了杨天官几次闷鼻子亏,心里老是不服气,总想找机会报复。

一天,他约杨天官到家里喝酒,把杨天官灌了个酩酊大醉。趁着酒性未醒,财主来个一不做二不休,把杨天官装进了一个大麻袋,背着就往河边跑。由于一路上的颠簸,杨天官的酒性醒了大半,但他睁开眼睛时,眼前黑咕隆冬的,什么也看不见,他在口袋里又吼又叫,然而终究是无济于事。

杨天官在口袋里对财主老爷说:“财主老爷,今天你要是放了我,我给你二十只羊。财主边跑边说:杨毛癣,别耍花招了,你给我吃了几次大血亏,今天落在我手里,你就等着到河里喂鱼吧。杨天官闭上眼睛越来越感觉事情不妙了。财主背着杨天官来到河边,心想先让他受一下活罪再说,并没有及时把他丢进河里,而是拿出一根绳子,把他吊在河边的一棵弯腰树上。只要砍断树干,杨天官就会掉进河里了。财主忙了一阵子,就到河边树林里乘凉去了。

杨天官在口袋里又晒又闷,便大喊大叫起来,叫着叫着就喊成了“焐眼睛,焐眼睛。这时,河边来了一个放羊的老人,听到喊声,就走过来你在喊什么?杨天官说:我在这里焐眼睛别骗人了真的,我这只口袋是太上老君用来装仙的宝贝,可有灵气了,什么病都只要在里面焐几个时辰,马上就好真的,就让我也来焐焐,原来老头是个眨眼。我刚在里面焐了一小会儿,这没见到功效呢。放羊的老头说:小伙子,如果我的眼睛焐好了,我就给你60只羊。杨天官想了想显出极不情愿口气对老头说:那好吧,你把我放下来。放羊老头放下杨天官,自己钻进口袋里,叫杨天官把口袋又吊回弯树上,口里也学着杨天官喊着焐眼睛。杨天官赶着老人的羊走了。黄昏时分,财主拎起一把斧头从树林里出来,听见口袋里的人喊焐眼睛。气不打一处来,抡起斧头,骂了一声:焐你好那个头,几下就把弯腰树砍倒推倒在河里。

财主满以为这次杨天官死定了,哪知掉进河里的不是杨天官自己,而是自己的丈人。杨天官不但逃过了这场劫难,还白白的得了60只羊。

到龙王爷家做客

这几天,财主以为用计暗算了杨天官,除去了死对头,满心欢喜。就连岳父淹死在河里,出殡奔丧都没去,整天哼着小调在村子里转悠。

那曾想,有一天,杨天官新穿新戴的赶着一群羊从财主家门前经过,被贪心的财主看见,弄得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。杨天官故意上前搭话说:“老爷,你这是要到哪里去?财主半天才回过神来 ,明明那天是我自己亲自把他丢进河里的,怎么还没死,并语无论次的说:杨毛癣,你还没死?”“废话,我死了还能在这里。那天你想叫我死,把我丢进河里,可龙王爷看我人好,就把我请到龙宫里,好吃吃喝的招待了一半月,什么山珍海味都吃,今天才让我回来,连走还送我这身衣裳和这一大群羊”。财主视财如命,看到杨天官因祸得福,无缘无故就得了这么多的家产,心里很难受。他眼珠子一转,马上计上心来,立即主动上前搭话,想讨好杨天官。“天官,过去的事就过去,你也莫记在心上,我也把心胸放开一点,交个朋友吧。杨天官也来了个顺水推舟对财主说:老爷,冤冤相报何时了,我看我们就这样吧,不要再斗了。临走时,财主还对杨天官说:天官,龙宫是什么样子,这辈子我也没见过,赶明儿也带我去转转。那意思也要像杨天官一样到龙宫里向龙王爷要点金银财宝,顺便也讨一群羊回来。杨天官早就看出了财主的心思,就对财主说:老爷,那就后天吧,到时带上你家的猪槽和大瓦缸,我带你去”。

过了两天,俩人抬着猪槽和大瓦缸来到河边,杨天官让财主坐进瓦缸里,自己坐在猪槽,便往河心划去,到了水浮处 ,杨天官拿出一把事先准备好的斧头递给财主,说:“你就学着我,我咋个说,你就咋个说,我咋个做,你就咋个做,可别整错了。杨天官边敲猪槽边唱着自编的小调:“有钱的财主坐瓦缸,没钱的穷人坐猪槽哐、当、哐、当。财主觉得挺好玩的,一用力就把瓦缸打破了,然后慢慢地沉到河里淹死了。他哪里想到,杨天官做的是木头的猪槽怎么也敲不烂,沉入水里的。就这样,可恶的财主终于死在了杨天官的手里,为民间除掉了一大害。

搜集整理:刘宗旺    刘 华

流传地区:楚雄市

 

 

名称:电话:
共0条评论

已关闭